top of page
嶺海風韻

13/10/2023 - 16/6/2024
(此展覽由饒館與本館聯合策劃,展覽地點為饒宗頤文化館藝術館)

_一新百年_2015_Poster_p4.jpg

適逢饒宗頤文化館踏入十周年,孫少文基金會捐資港幣一千萬元,支持其藝術館的營運及設施優化。是次展覽為藝術館翻新工程後舉辦的第一個節目,獲基金會贊助,並由饒館與本館聯合策劃,展出一濤居借出由饒宗頤分別與趙少昂、黎雄才、關山月及楊善深等四人合繪的三十六幅作品。

由1983至2001年期間,饒宗頤將自己完成的作品交予四位嶺南大師,請他們自行根據他的畫作補筆。這批合作畫深具歷史、藝術及教育等三層意義,它們融合嶺南畫派與文人畫的風格,反映出文人之間不限地域及門戶的藝術交流。饒宗頤一直鼓吹認識傳統、珍惜傳統、活化傳統的理念。他與嶺南四君子的合作畫重現中華藝術的精神,讓觀眾在欣賞藝術的同時,亦可對中華傳統文化加深了解。

饒宗頤開創復興之路

自元代開始,中國山水畫的”寫景”、花鳥畫的“寫生”及人物畫的“寫真”皆在畫中出現”寫款”。國畫家在畫中的空白位以各種書體簽名題字和日期,寫出詩詞等各式文學章句,把題款做成作品中的作品。這就是國畫的重大特色。西方繪畫則只見作者的簽字,卻沒有如國畫的款識。

至於饒宗頤與趙少昂、黎雄才、關山月、楊善深等嶺南四君子的合作畫,畫裏的題款是非常重要的。除展示饒宗頤所題詩句的感情外,當中並記錄了哪位畫家在饒宗頤的原畫上補筆題字。由於這些題款,便認識了這批作品的歷史意義,見證了饒宗頤與四君子的友情,體驗了他們在藝術上的交流,還欣賞了五位大師各有特色的非凡畫技。

合作畫其實是文人產品,明代已流行起來。當文人與文人交往的時候,主人家為表尊重,會邀請友人在自己的作品上補畫景物,以助豐富畫中意境;或補寫題字,以助了解畫中意義。這又算是藝術中的藝術了。所以這幅畫不純粹是一個人的畫作,亦不純粹是一個人的書法。它應該是一幅集錦式的藝術創作。

現代合作畫可惜不常見,反映昔日的文人生活已淡化了。香港大學馮平山博物館(今稱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)於1983年3月曾舉辦上述嶺南四君子70幅的合作畫展。每幅都由四人一起聯合創作,全部作品於1982年完成。這展覽揭開了文人畫的現代篇章。

其後饒宗頤邀請他們承傳這傳統藝術。自1983年至2001年,五位大師共完成合作畫68幅,再度重現文人畫的真髓。這批畫在2005年4月展覽於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,又於2018年3月安排在一新美術館展出,好讓更多公眾欣賞。

饒宗頤是整批畫的主筆。他將自己完成的作品交予每位嶺南大師,請他們自行補筆,每幅畫是他與一位大師的二人合作。到了今天,合作畫的五位作者已先後離世,它們已成為絕無僅有的珍品,深具歷史、藝術及教育等三層價值。

當今很少畫家可自行以書法題詩,去配合畫中的內容。饒宗頤既是專業學者,又是多元創作的書畫家,他就是其中的佼佼者,學與藝雙全,成為大家敬仰的文人風範。

嶺南四君子同樣地承傳了國畫的傳統。他們在下筆時秉持陰陽對比的手法。例如,畫中的主體是饒宗頤所畫的,這些景物一般是 “大”,嶺南派大師所補畫的通常是“小”。若主體是矚目顯見的,所補畫的則位於較隱蔽處。主體是濃色,所補畫的用淡彩。主體景物如密聚一方,所補畫的便散放在虛位。

因為主體景物屬“主”,所補畫的便是“賓”。“主”“賓” 要分明,但不可各自獨立成畫,否則不是合作畫了。“主”“賓”須互相呼應,讓觀者感到色調的節奏更活了,以及構圖的趣味加深了。所以五位大師的合作畫實在是沿用傳統的章法,而能做出出色的效果。

古有文人,今亦有。古有文人的合作畫,今亦有。饒宗頤主導這批合作畫,正符合他認識傳統、珍惜傳統、活化傳統的理念。他一直鼓吹復興中華傳統文化。若古為今用,能將古人的智慧融入現代生活,則復興的工作雖是漫漫長路,還是指日可達標的。但願更多藝術家步向饒宗頤的行列,走上這光華大道,令中華文化繼往開來,繼續燦爛開花。

一新美術館
總監 楊春棠

展品

嶺海風韻

編輯: 楊春棠
2023,平裝,中英文,164頁,26 x 20厘米
國際書號: 978-988-75933-7-9

這彩色圖錄是配合「嶺海風韻」展覽而印製,輯錄了共68幅饒宗頤與嶺南四君子的合作畫。

售價:100元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