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香江織造

24/5 - 5/8/2023

_一新百年_2015_Poster_p4.jpg

古時候,中國絲綢曾征服了西方世界。今時代,香港紡織亦攻佔過歐洲市場。在二十世紀後期至千禧年初,香港紡織業興旺發展,為國際貿易中重要的一環。當中,“香江國際” 集團的成就便是突出的例子。他們的50年發展顯示出香港紡織工業的興衰,以及香港人的開創精神。

“香江國際” 的紡織產品直銷歐美日,將西方時尚混和東方色彩,給海外市場耳目一新的感覺。例如於圖案上融入中式刺繡,釘上珠片,把平面圖案變成凸花;將貼身的款式改為闊袍大袖,甚至出現左衽和右衽的傳統中國式。而當世人對中國紡織的熱潮逐漸下降, “香江國際” 又與時並進,改革製衣技術,研發出洗水絲,靈活地保持在國際市場上的競爭力。

是次展出“香江國際”旗下10個服裝品牌的成衣產品,以及多部難得一見的紡織機器。這些紡織品既古典又新潮,表現出另一番香港式的藝術潮流。

本館並為展覽出版一本440頁的圖錄,定價200元。歡迎你於開放時間前來參觀和選購。

香江織造

古時候,中國絲綢曾征服了西方世界。今時代,香港紡織亦攻佔過歐洲市場。

中國古代絲綢的質地、顔色、裝飾跨越過亞洲,走過萬千里路,讓世人洞識偉大的中國。同樣地,香港現代的紡織也恍如成衣面料的絲綢,成為國際貿易的重要商品。

真想不到1980、1990年代的香港商家原來重拾絲路。最突出的例子是楊孫西領導的“香江國際”大企業,他們憑膽力、毅力與智力將織造的成衣打進去西方社會,使中國人的織品再露光芒。

中國在之前已沉睡很多年了。後來國家推動改革開放政策,西方人便希望揭開神秘中國的面紗。他們好奇地去認識眾多人口的中國,嘗試去欣賞這個曾高度發達的國家,去尋找中國人的卓越工藝。畢竟那個時候,中國内地很多地方還是百廢待舉的。而香港是當時最開放的中國人社會。於是西方人把香港作為他們探知中國的窗口。他們來到香港,既走上古代中西通商的孔道,又體驗到香港所承傳下來的中國文化藝術。對他們來説,香港的東西就是中國的縮影。

對楊孫西來説,這是個難得的機會,他順勢把“香江國際”的產品化成中國絲綢般的魅力,出使西方市場,直銷歐洲。

他們成功的地方就是不盲目地抄襲西方的時裝,卻骨子裡把西方的時尚混和了東方色彩。

例如,針織品上的圖案弄出像中國刺繡味道。又把西方人貼身的服式改為闊袍大袖,這是傳統漢服的影子。在衣服上釘上珠片,或把平面的圖案變成凸花,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。

中國流行的花紋如蝴蝶、折枝花、纏枝花、孔雀羽毛等一方面以傳統對稱形式演繹出來,但另一方面則從西方人喜歡的虎頭紋、豹身紋、斑馬紋、雀鳥紋、心型紋、LOVE字母紋等挑選一至多種圖案,與中式花紋融合一起,不規則地分飾在成衣上,表現出現代式的中西藝術交流,既古典又新潮,甚受西方顧客欣賞。

在色彩方面,他們改革當時常見的素色或單色服,而套上七彩繽紛的顔色,看上去會令人感到熱情奔放,迎合了一般西方人的性格。

至於衣服的格式,除對襟外,竟出現左衽和右衽的傳統中國式。其實當中百褶裙的立體效果,也是來自古代中國的。這些格式既可是消閒服,也能成為行政服,配襯方便,冷暖均宜,適合各國人士穿著。

綜合以上種種特點,不難看出“香江國際”的產品為什麽如此受西方人士青睞。

踏入21世紀,世人對中國的熱潮逐漸下降。“香江國際”便與時並進,淡化了中西拼合的裝飾,轉而改革製衣技術,研發出洗水絲。近年時尚貼身、修長、性感的單色服裝,“香江國際”於是跟隨潮流,創出富現代感的簡約或前衛風格,靈活地保持在國際市場上的競爭力。

回顧“香江國際”五十年的發展,楊孫西及他的團隊分秒必爭,排除萬難,努力創新,期間嘗盡幾許風雨與陽光。他曾建立或聯營超過七十間服裝公司,終為香港的織造業,譜奏出精彩樂章。

顯然地,楊孫西早已踏上一帶一路,走在時代的尖端,打開了香港人的開創精神,助國家重開這條輝煌大道。


一新美術館
楊春棠總監 

展品

香江織造

編輯: 楊春棠
助理編輯: 謝鳳儀 蔡悅嘉 葉葆琛
2023,精裝,中英文,440頁,29.5 x 23厘米
國際書號: 978-988-75933-4-8

這彩色圖錄是配合「香江織造」展覽而印製,輯錄了“香江國際”旗下10個服裝品牌的成衣產品。

售價:200元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