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九龍觀塘海濱道165號SML大廈4樓    (852) 2690 6790 

© 孫少文基金會有限公司

一新山水
王無邪、黃孝逵、沈平、熊海

15/6/2018 - 11/8/2018

山水是中國繪畫的重要主題。山水畫不但描繪自然風光,更重於演繹人與自然的關係。時至今天,不少畫家受西方技法影響,在傳統中求變,以新的筆墨及構圖詮釋山水畫,將中國畫引進新境界。

 

香港畫家王無邪、黃孝逵、沈平和熊海應邀展出近五十幅山水畫作。從具象至抽象、由寫生到寫意,各具獨特風格,盡顯胸中丘壑,四人展現出現代水墨畫的不同面貌。

總監的話

中國早期的繪畫大多以人物為主題,至唐代才出現較多風景畫。唐代經濟發達, 生活安逸,郊遊遂成為社會風氣。人們崇尚大自然,這種心境是前所未有的。當 時畫家便將郊遊的風景描繪下來,開創中國山水畫的先河。他們因常用綠顏色, 又稱“青綠山水”。

 

中國畫家一向重視寫生;他們會對景描寫,但另一方面,又以畫作演繹一種觀 念,就是大自然與人的微妙關係。他們認為人居於地,地以山為代表;山中有 水,山下亦有水;水的上面則是天。若天與地和諧並存,天下便安寧了,這是“ 天人合一”的觀念。因此,畫家在寫大自然景物的時候,往往把山定為主體。山 的形勢引發流水,山和水每每並存。所以他們將這些既寫實又寫觀念的風景稱 為“山水”。

 

以往中國傳統繪畫簡稱“國畫”。近數十年竟出現“水墨畫”一詞,目的把“水 墨畫”的作品有別於“國畫”。水墨畫被視為新派國畫,突破傳統的模式,給人 破舊立新的感覺。後來又創出新詞,叫“現代水墨畫”,顯然想帶出這類作品更 反傳統,更創新風。

 

到了今天,畫家仍不以畫人物和花鳥為主流,所以“國畫”、“水墨畫”、“現 代水墨畫”一般還是指山水畫。不過,“國畫”是較寫實的,“水墨畫”是半寫 實的,“現代水墨畫”則是半抽象或甚至全抽象的。

 

香港當今畫壇無疑地以“水墨畫”見稱。王無邪、黃孝逵、沈平和熊海是當中的 代表人物,成就卓著。

 

王無邪喜以俯瞰的角度寫景,這其實是一種傳統手法,但他通常將畫面分割成多 個幾何範圍,這樣便把崇山重叠,雲氣纏繞,流水交錯,表現出大地的雄偉氣 勢。整幅畫面色彩燦爛,充滿動感,儼然就是一幅抽象山水,這是古人做不到 的。

 

黃孝逵則發揮了傳統水墨的特質。他力求黑與白、虛與實的鮮明對比,去表達山 與雲氣、山與水的不同配合。他又別緻地把建築物代替高山,水變成主角。畫中 似有山,又像沒有山;恍見水面以外另見水;構圖玄妙,意境深遠。寧靜的畫面 卻是趣味盎然。

 

至於沈平,他拿上水、墨、毛筆、宣紙等材料,卻不寫傳統山水。他沒有刻意表 現崇山巨川,而以寫生手法寫實地描繪各地景色,內容豐富,層次分明,這顯然 是受西方水彩畫的影響。但他以墨色線條勾勒景物,則是承傳國畫的面貌。他的 寫實作風超越了傳統“國畫”,沒有“水墨畫”和“現代水墨畫”的抽象味道。 這些具象作品給中國畫另添新趣。

 

熊海擅長白描技法,又寫“青綠山水”,他的作品體現了“天人合一”的精神, 延續了筆墨並重的國畫傳統。他在堅實的寫生基礎上,將眼前所見和心中所想的 景象拼凑一起,由寫實變成寫意,又由寫意發展至抽象,去改造傳統山水,令人 一新耳目。

 

四人的畫風截然不同,所寫的山水又各有所取。不過,他們皆重視傳統水墨的畫 法。至於着重畫中的意境,營造引人的氣氛,則秉承了傳統山水畫的精髓。這種 取向令中國畫不斷創新,他們四人的成就正是出色例子。 

​楊春棠

​展品

王無邪

秋心之四

水墨設色紙本

1999

64.5 x 64 cm

沈平

維港遊艇

水墨設色紙本

2017

26 x 74 cm

黃孝逵

泰寧寫生之九龍潭

水墨設色紙本

2015

68 x 68 cm

熊海

獅山雲霧

水墨設色紙本

2018

29.5 x 41 cm

​展覽圖錄

一新山水:王無邪、黃孝逵、沈平、熊海

編輯: 莫珮諭

2018,精裝,中英文,96頁,23.5 x 31厘米

國際書號: 978-988-78196-3-9

這彩色圖錄是配合「一新山水:王無邪、黃孝逵、沈平、熊海」展覽而印製,輯錄了香港畫家王無邪、黃孝逵、沈平和熊海約五十幅的山水畫作。

 

售價:100元